7rfti熱門玄幻小說 斬月 失落葉-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他們不知道我知道相伴-6eeu2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你!”
林姓供奉的反应速度极快,就在被我差点一次膝击把脑袋都撞飞的瞬间,急忙厉喝一声,又从袖子里拍出了数十丈符箓,鬼力缭绕,瞬间点亮所有符箓,这些黄纸飞旋不断,萦绕在林姓供奉身周一一烙印,转眼间就凝实成了一道血色斑驳的战甲,遍布全身,将其保护在其中,甚至就连头颅也在血色头盔之中了。
十世转生
“这符甲,看你如何破!”
他一声低喝,双手掐诀,顿时又有一道道符箓从袖中飞出,化为一道符箓巨龙的模样冲杀而来。
我神色一凛,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底子殷实吧?这转眼间已经消耗了上百张鬼道符箓了,就算是再有钱也不用这样奢华吧?
不过,没有给他更多猖狂的机会,在就符箓巨龙杀出的瞬间,我也迎面而上,右掌猛然张开,空气中“嗡嗡嗡”的澎湃着气浪,一缕缕金色光纹出现在身周,下一刻,纯正龙气澎湃不绝,化为一道雄浑掌力轰出!
龙决!
许久不用了,如今在古战场内忽然动用,可谓是声势滔天,一掌龙决之下,金色龙力宛若一道金色瀑布一样冲击而下,当头直接将符箓巨龙轰杀成齑粉,紧接着金色瀑布也肉眼无法追及的速度轰灭了林姓供奉的身躯,转眼化为一道洪流冲击在数百米外的大地之上,将不少来不及躲避的鬼物一并击杀了!
这一掌龙决,远胜于之前啊!
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气,顺势炼化了林姓供奉的魂魄,紧接着双足一跺虚空,身躯扶摇直上,一拳轰出,直接将姜云粥麾下最后一名鬼王的白骨战场轰出一个大洞了,拳意滔天,那鬼王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这么被一拳轰成了碎片。
这场面,看得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可是一个刺客啊,说破天多加一个剑修,可我什么时候拳意这么强了,居然一拳轰杀了一个鬼王?就算是境界碾压,也没有这么不讲理的吧?
可惜,古战场这张地图模拟的就是更加真实的修炼世界,境界碾压确实就是这么不讲理的。
……
再次收了魂魄,顿时炼魂炉的紫色也就更加浓郁了。
“给我杀!”
姜云粥的身躯一边后退,一边命令众鬼物冲杀,下一刻,铺天盖地的鬼物冲向了山神庙。
“风声鹤唳。”
霸王 別 姬 小說
我口中的话轻描淡写,抬手一张,磅礴的圣道之力化为风声鹤唳的杀伐景象在天地之间肆虐开来,这一道风声鹤唳足足笼罩了方圆一里地内的所有范围,灵鹤的唳鸣声与风声交织在一起,一缕缕金色罡风肆虐,将一群鬼物纷纷绞杀成一堆碎骨,空气中满是一缕缕幽魂,尽数被引魂灯吸引过来,然后以炼魂炉炼化。
“混账!”
姜云粥怒吼道:“鬼将,给我上!”
远方,空中一缕缕身影攻杀而来,有的骑乘着烈马,有的则驾驭着战场,个个手握战戈、利剑,都是披甲执锐的猛士,不用想,这些都是古战场上上古年代的战将之魂,他们身死他乡,再也回不去家园,甚至连最终的魂魄都被姜云粥这鬼王利用,被炼化成这种实力非凡的鬼将了。
“仙师,请加倍小心!”
萧惊羽在我的心湖中说道:“这些鬼将个个都拥有洞虚境初期的实力,就连我们长生宫的人都十分忌惮,这姜云粥在千百年来炼化了数十名鬼将,这次居然一口气全部派出来了,看来确实对仙师你身上的众多法宝已经志在必得了。”
“美得她。”
我微微一笑,手掌对着大地轻轻一摆,淡然道:“草木皆兵!”
一缕缕金色圣道力量沁入大地,下一刻,无数草木仿佛活了一样,化为一个个手持战戟、长刀、利剑的战卒,一个个的脸庞看不太清晰,但身周萦绕着一缕缕与我同出一辙的圣道气息,就这么发出一声声的低啸,凌空而起,提着战刃与空中降临的鬼将搏杀在一起,居然丝毫不逊色!
草木皆兵也加强了。
我看着空中至少上百个身穿金甲的战卒,顿时忍不住一阵唏嘘,如果在凡书城的境内,我的各种技能也这么加强的话,那该多好啊?可是转念一想,好像也没那么好,如果真的那么强的话,别的玩家还玩不玩了?直接关服算了。
……
抬头,看向上空的一处,冥冥中似乎能感应到有一道目光正在窥探着我们这边。
“哼……”
我缓缓抬手,拔出身后的本源飞剑白星,就这么遥遥的对着空中的那个位置轻轻一点指,笑道:“别藏藏掖掖的,有种就出来。”
话音未落,那道气息就已经消失了。
与此同时,姜云粥的气息也消失了,吃了我一记风声鹤唳之后,这位哭夫崖鬼王想必已经受伤了,哪怕是轻伤也是实力受损的。
身躯一晃,重新飞回山神庙大殿。
除了萧惊羽之外,所有人都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特别是老修士的两个弟子,甚至就连老修士本人也相当的局促,虽然他见多识广,修炼多年,但毕竟实力境界才刚刚灵罡境罢了,刚才眼前的那个阵仗,永生境、洞虚境横行的画面,足以在他的道心之中留下无数印记了。
“这位游侠……哦不,仙师!”
老修士改口了,冲着我深深一揖,道:“老朽多谢了,若是没有仙师出手相救,恐怕老朽和两个徒儿今天必定逃不过此劫了。”
“不用客气。”
我上前扶起他,笑道:“我不是什么仙师,只是一个从中土大陆来的修炼者罢了,而且前辈也不用太客气,因为姜云粥为首的这群鬼物原本就是冲着我来的,至于前辈与两位徒儿,多半只是受到了波及罢了。”
老修士点头一笑,轻抚少女的头发,一脸宠爱:“这次的遭遇,对他们而言倒也算是一种福缘,或许接着仙师与鬼王的攻杀,能砥砺、打磨他们的心境,让他们的道心愈发稳固。”
我点点头:“嗯,前辈说得很对,见多识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些,总是好的。”
一时间,少年、少女都笑着点头。
而身后,无脸鬼南霏则轻轻的挽着我的手臂,被我轻轻的抽了出来,她就一脸委屈的样子。
萧惊羽摸摸鼻子:“仙师。”
“不用说了。”
我直接抬手一扬,顿时一张离火扇飞了出去,直接悬浮在萧惊羽面前,我笑道:“这折扇是你的本命之物,与你的修行息息相关,所以还是收回去吧。”
萧惊羽浑身一颤:“前辈……终于还是认可在下了?”
“也不算。”
我瞥了他一眼:“你偷看南霏屁股的眼神,我依旧还是很想一拳把你的脑袋砸到泥土中去。”
萧惊羽尴尬一笑:“恶习难改,但在下会铭记仙师的话,会慢慢改,决不懈怠。”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山神像中飘然而出,化为山神宋凌的身形,对着我缓缓一揖,道:“之前,在下对仙师的傲慢,还请仙师不要介怀。”
我摇头一笑:“你身为一方山神,负责一方的气数流转,如果没有这点骨气,还是一个仰人鼻息、阿谀奉承的小人,我反倒是看不起你了,宋凌,等我解决所有的事情之后,还是希望你能立足于这一方水土,即便是古战场中恶浊,但至少一座能庇护生灵的山神庙总该有的吧?”
宋凌眸中有泪光:“在下……毕生谨记!”
……
说着,他重新走回了神像之中,而不远处的少年、少女则都惊呆了,少女心直口快:“师父……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能从神像中走出来?”
修士压低声音,摸着少女的头顶,笑道:“他就是这座山神庙的山神老爷吗?以前,你们不是一直吵嚷着让师父带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山水神祇吗?奈何师父的境界不足,无法敕令神祇,更没有什么太大的福缘,不过这次借着仙师的光,终于见到了,却又认不出了?”
少女吐吐舌头:“原来,山神老爷也长得这般和气呀?”
我不禁失笑。
甚至就连身后的南霏也跟着吃吃笑了一声。
……
“仙师。”
一旁,萧惊羽手握折扇一抱拳,道:“接下来,我们当如何?去哭夫崖,还是去魂哭城?”
“姜云粥刚刚败了。”
我皱了皱眉:“她一定十分担心我会乘胜追击,直接杀上哭夫崖,所以必然遁走去别处了,这时候我们去一趟哭夫崖必定收获丰富,你信不信?”
阿尔曼提亚的修斯 赤妃原作
“信!”
萧惊羽笑道:“仙师一直都比在下更加神机妙算!”
“不过……”
我迟疑了一下,道:“萧惊羽,你是长生宫的人,长生宫又是长生殿的下宗,你再跟我一起走江湖的话,难道就真不怕长生殿会怪罪下来吗?你又不是什么笨蛋,难道还猜不到刚才长生殿的人已经来过了?”
“是因为姜云粥开口叫你一声陆仙师吗?”萧惊羽问。
“嗯。”
我点点头。
萧惊羽神色凝重:“原本,我只是推测仙师跟姜云粥是认识的,但刚才看起来显然不是,那么多半是仙师与姜云粥相熟的人认识,再加上之前仙师提到长生殿首席弟子风沧海时的反应,所以来的人是风沧海,这一次对山神庙的密谋行动,真正的幕后策划人其实是风沧海,是长生殿,对不对?”
“聪明人。”
我竖起了大拇指:“如果你心性没有那么坏的话,那就好了。”
萧惊羽尴尬不已。
“那么,你还敢跟我一起走这趟江湖吗?”我问。
“有何不敢。”
萧惊羽一收折扇,道:“他们又不知道我知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