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v01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陽壽已欠費-第五百一十章 真人膨脹了相伴-uunz2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以前鼠仙一直觉得自己是闲云野鹤。
人间的一切和他关系不大,他在人间,大多是游离于世俗之外,随便看看,随便逛逛的感觉。
但是现在,鼠仙忽然觉得有了归属感。
他想要为人间那些死者,尤其是为了大义而死的人,建造一座纪念馆。供后人凭吊。
尤其是,这件事得到了李闻的支持。
于是,鼠仙就更加积极奋进了。
于是,他开始在各地收集死者的信息,并且发动了一些低级修行人,一块来帮他做这件事。
这些低级修行人实力比较低,打打杀杀,拯救人间的事情轮不到他们。
但是他们身为修行人,又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等死。甚至于他们走在街上,还经常有普通人拦住他们:“你们为什么不去拯救苍生?在这里东游西逛的做什么?”
起初的时候,这些修行人有些恼火,偶尔和普通人怼起来,还会动手打人。
但是后来,人间的首领建立了强有力的真人通知。
凡人变成了真人,他们不再自卑了,反而有些自豪。
修行人打人?那没有关系,咱们直接给他们打回去。打不过怎么办?那也没关系,真人世界团结一致,什么也不怕。最起码还能曝光。
于是,现在修行人也收敛了不少。
他们看到真人的时候,往往会躲着走。
现在世界要毁灭了,在这种时候。什么人最痛苦?就是这种低级修行人。
高手们在谋划着战斗,拯救苍生,无论成败,他们的每一天都过得很有意义。
真人在安心的生活,享受最后的岁月静好。反正对于这个世界,他们什么也改变不了,那就躺平好了。等着大能拯救。
唯独剩下这些低级修行人。
他们不甘心就这样等死,可是除了等死,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这种想做事,却没有能力做事的痛苦,让他们觉得自己很没有用,很抑郁。
有不少人甚至出现了怨气袭脑,变得疯疯癫癫的情况。
更有一些人,他们沉迷于怨气酒中,借酒浇愁,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幸好,在他们继续沉沦之前,有一个人来拯救他们了:鼠仙。
鼠仙告诉他们,还有一件事可以做,那就是收敛烈士的遗骨。
所谓遗骨,其实是一个世俗的称谓。那些战死的人,大多数没有尸骨存在了。
现在鼠仙等人要收集的,其实是死者残存的精神力。
如果能收集到精神力最好了,现在研究所研究出来了一种小盒子,提供能量和空间,可以保存人的精神力,让这精神力存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因为这小盒子的长相和骨灰盒实在很类似,因此已经问世,就招来了各种批评。
研究所的产品,滞销了。
不过,鼠仙有特殊需求,所以将研究所所有的盒子都买走了。
研究所大喜过望,以为自己的创意终于遇到了伯乐,于是……又加紧生产了一批。然后……又滞销了。
鼠仙带着那些低级修行人,首先前往江城。
江城之战,不是人间和阴间打的第一场仗,但是是大多数人知道阴间的入侵,都是从江城开始的。
所以……那就从江城开始吧。
大战已经过去很久了,人间又经历了女娲阴阳二气的扩张,又经历了黑王的问世。
人间像是一张被蹂躏了很多遍的白纸,上面出现了太多褶子。
鼠仙来到江城的时候,发现已经不太认识江城了。
这里到处破败不堪,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鼠仙对身后的修行人说道:“咱们开始寻找精神力吧。”
那些人应了一声,开始寻找。
其实寻找起来很难。
毕竟过了这么久了,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当日战死的人,又大多是无名的修行人。
不过,这个世界始终是存在一些角落的。
那些无名的角落中,总是藏着一些东西的。
很快,有个低级修行人说道:“我找到了。”
众人闻声,全都急匆匆的赶过去。
鼠仙连忙说道:“慢一点,慢一点,不要冲散了精神力,他们很脆弱的。”
于是,这些修行人都全力屏住自己的气息,免得冲撞了它。
鼠仙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看见那里躺着一柄拂尘。
拂尘的手柄上面,雕刻着一个淡淡的香炉图像,就在这图像上面,有黄色的光芒,正在慢慢流转。
这是修行人残存的一丝精神力。
鼠仙让那些修行人退后。
这些修行人都是活人,他们身上有阳气,可能会冲撞了这一丝精神力。
而鼠仙不一样,鼠仙已经死了,虽然实力强大,可毕竟是魂魄。
他小心翼翼的把拂尘捧了起来。
当鼠仙的手触碰到拂尘的时候,里面的光芒颤抖了一下。
不过还好,精神力没有散掉。
鼠仙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把拂尘放到了盒子里面,然后将盒子盖上,启动而开关。
这盒子是用玻璃制成的。
不过不是普通的玻璃,是大战之后形成的石头,烧制而成的玻璃。
这玻璃做成的盒子,天然的就有温养精神力的作用。
而盒子下面又有一个开关,开关打开之后,有能量一缕缕的冒出来。
精神力到了这盒子里面,不仅不会消散,反而会稳定下来。
几分钟后,盒子里的精神力露出来了真面目,是一个老者的形象。
他目光炯炯有神,透着一股英雄气概,他瞪着前面,大声说道:“大战结束了吗?如果大战胜利了,不要忘记告诉我啊。”
鼠仙又惊又喜,对老者说道:“前辈,大战已经结束了,人间获胜了。”
然而,那老者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然大声说道:“大战结束了吗?如果大战胜利了,不要忘记告诉我啊。”
鼠仙愣了一下,疑惑的说道:“难道这盒子还有隔音的效果?”
这时候,老者又重复了一遍:“大战结束了吗?如果大战胜利了,不要忘记告诉我啊。”
鼠仙沉默了。
他对众人说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老者说完话之后,眼睛当中流露出来了浓浓的悲哀和不舍。”
修行人们凑过去看了看,都纷纷点了点头。
鼠仙长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句话,是他临死的时候说的。”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鼠仙擦了擦眼泪,向老者深深的鞠了一躬:“咱们走吧。”
老者残存的精神力太少了,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他和外界已经无法交流了。
鼠仙认真的谈查了一下,不知道这老者究竟从何而来,要到何方去。
不过,至少帮着他留下了容貌和声音。
鼠仙带着修行人,继续在废墟中寻找着。
这一天,他们找到了念珠,找到了桃木剑,找到了镇尺。
几乎所有的精神力,都附着在这些东西上面。
鼠仙忽然心有所感,他怀着一丝希望,走到了当年道士身亡的地方。
当初鼠仙和道士一块躲在这里。
他以为道士和自己一样,内心猥琐,只求活命。
谁知道道士看到那个独自和阴间人战斗的少年之后,竟然头脑一热,冲向了阴间人。
道士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鼠仙在这里仔细的翻找,随后被一个真人给拦住了。
真人瞪着眼睛,恼火的说道:“你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做什么?将我的菜地都踩坏了。”
鼠仙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是站在一片菜地中的。
当年大战的遗址,已经种上了菜。
鼠仙疑惑的看着真人,说道:“这里可是江城,当初阴气弥漫的地方,你一个真人,生活在这里,不难受吗?”
真人呵呵冷笑了一声:“你在看不起我是不是?你是不是在歧视真人?”
花间高手在都市 魂归百战
鼠仙连忙说:“我没有。”
真人举起手机,打开录像,对着鼠仙说道:“你再说一遍,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有种你再说一遍。”
鼠仙说:“我真的没有。”
真人的手机快怼到鼠仙脸上去了:“没有什么?你告诉我,你没有什么?”
鼠仙苦着脸说道:“我真的没有歧视真人。”
真人说道:“你没有歧视我,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能生活在这里,我就不行?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真人天生比你们体弱。”
鼠仙解释说:“我只是关心你而已。”
真人呵呵笑了一声:“这种伪装起来的歧视,我已经见的多了。口口声声说,我是为了你好。结果呢?却是在损害我的权益。”
鼠仙低下头,不打算解释了。
没想到后面有个修行人,年轻气盛忍不了。
那年轻人说道:“我们怎么是在歧视你了?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有合适的生存环境。你们真人不适合生活在这里,有错吗?”
“如果我说,女人适合生孩子,男人不能生孩子,这也有错了?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真人指着年轻人说道:“好啊。你不仅歧视我,你还在歧视女性,在你心目中,女性就是生孩子的工具是不是?”
年轻人:“……”
他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来,茫然的看着鼠仙:“我刚才这么说了吗?”
我们是兄弟 Reachelyuan
鼠仙叹了口气。
他对年轻人说道:“算了,算了。咱们走吧。”
身后那些年轻的修行人说道:“可是,这里竟然被他种上了菜。”
鼠仙苦笑了一声,说道:“那又如何呢?我刚才已经看过了,现在人间的阴阳二气,又趋于平衡了。”
“这些真人适应的很快,他们已经渐渐的能在这里生活了。”
“当年我那位道友,不就是为了能让他们活下去,才在这里大战了一场吗?算了,算了。”
那些修行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有人低声问:“咱们真的算了?”
鼠仙嗯了一声:“真的算了。”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鼠仙找了一座废弃的民宅,和修行人在这里歇息。
当所有的修行人都睡下之后,鼠仙悄悄的爬起来了。
“算了?算个屁。老子的朋友为了你们连性命都丢了。你们还要种菜,种个屁。”鼠仙一边在心中咒骂,一边迅速的到了菜地当中。
菜地里面种的是萝卜,长势很好。毕竟现在天地间能量充盈,这些作物毫不费力就可以长大了。
鼠仙想也没想,就开始拔萝卜。
红萝卜,白萝卜,胡萝卜,水萝卜……
“特么的,种的品种还挺全。”
鼠仙一边拔一边吐槽,一边拔。
拔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友,道友,不要拔了。”
他回头,看到了道士。
道士冲他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是想替我鸣不平。不过没关系了,我已经死了,我的精神力,覆盖在了菜地上面。”
“我现在过得很好,我现在能感受到阳光,能感受到泥土,能感受到清水。我很开心,我觉得我的生命得到了延续。”
鼠仙愣了一下,说道:“用这样的方式延续吗?”
道士嗯了一声:“用这种方式延续挺好的,我其实不想住在你的小盒子里面。小盒子太拥挤了,太狭窄了,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鼠仙苦笑了一声:“你还真是挺特别的。”
道士叹了口气,对鼠仙说道:“我附着在这些植物身上,觉得自己还活着,挺好的。”
鼠仙说道:“我们可以去找李闻,他应该能救活你。”
道士笑了笑:“不用了,我这样的散修,不想被招安。而且……我现在做了植物之后,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妙,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鼠仙沉默了一会,说道:“那我……”
道士说道:“走吧,走吧,去找其他人吧。”
鼠仙猛然惊醒,然后发现,自己依然躺在破旧的民宅之中。
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
与此同时,在菜地下面的密室当中,首领问刚才的菜农:“怎么样?”
菜农就是耗子,他摆弄着仪器,激动的说道:“起作用了,我们发出去了一道念力。成功的影响了鼠仙的行为。”
首领点了点头:“好,好,很好。咱们人间,从此谁也不怕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